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是谁毁掉了大学自主招生?

TIME:2020-01-23 22:51 | VIEWS:

今天(2020年1月15日),教育部公布了《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

自招的危机201法律资讯9年就已经显现无遗:参与门槛明显提高,招生规模明显下降,降分优惠明显缩水。

根据相关机构整理的数据,2019年自招初审报名总人数降至37万,比2018年减少了53%;参与自招的90所高校里,不少高校初审报名人数只有2018年的一两成。

尽管”自主招生“这个词已经存在了快20年,但现行的所谓自主招生制度,是2012年-2014年逐渐成形的。

2014年,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涉嫌违法违纪接受调查,引发了公众对高校招生公平性的严重质疑。

“奥赛、科技竞赛加分,音乐、美术特长加分,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加分……以四川省为例,仅体育类特长就有27个高考加分项目。”

在当年的全国两会上,多名大学校长、党委书记都公开发声,希望有关部门清理和逐步取消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加分项目,限制某些人在其中的寻租空间。

这些杂七杂八的加分项目逐渐被统一整合进一个篮子里派发加分,也就形成了我们所了解的“自主招生”。

由于能够满足高校在招生工作中掌握更多自主权的需求,同时给传统高考制度下无法晋身的偏才”“怪才”一个接触优质高等教育的通道,自招制度受到了高校、高中和考生的普遍欢迎。

2018年8月初,一篇题为《四家长质疑考生答题卡调包,纪委介入检察官实名举报》的自媒体文章,引爆了所谓的“河南高考掉包案”。

涉事考生疑似为了能复读一年故意在考卷上一通乱写,还撒了个弥天大谎把自己的爸妈忽悠着去“维权”了。

四名考生中最受关注的一位:检察官的女儿“苏小妹”参与北师大自招的论文被发现涉嫌抄袭,并通过了北师大的自招初试。

知乎网友继续深扒,发现苏小妹的高中母校:郑州一中还有多位同学的自招材料也有问法律咨询题:

该校还被发现在成绩排名证明材料上也有造假,人为抬高参加自招的学生成绩名次,这是郑州一中多年来的标准操作。

而苏小妹的检察官父亲接受采访时竟然表示:“大家发表的论文都是抄的,天下论文一大抄。”

他的这种言论被网友称为“重新发明了‘抄袭’” ,这种奇葩言论更加引燃了正义网友的战斗热情。

这九所高中在各自省市可以算本地基础教育最高水平的代表,文章中被举例的部分学生也已经借助自主招生拿到录取通知书走进了顶尖高校的大门。

牵涉的人实在太多,真的顺藤摸瓜一查到底,恐怕不知会有多少高校高中的领导干部,以及在中间牵线搭桥的中介机构会被牵连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保守估计也要有成百上千的考生因此被取消录取资格,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家庭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次堪称黑色幽默的全民关注大事件,几乎摧毁了自主招生制度在民众中的公信力,从此自主招生不再只是教育行业内关心的问题。

《寒门学子,自主招生与你无缘》《自主招生,穷人一开始就输了》这样煽动民众情绪的自媒体爆款文,篇篇都能十万加;

“自主招生”这个词在不少民众眼里,成了有钱有权家庭暗箱操作,绞杀底层学子阶级上升通道的培养皿,在舆论场中迅速被”污名化“。

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这五门学科的竞赛被称为“五大学科竞赛”,都具有很悠久的传统和相当的公信力。

陈大夫零几年参加高考时,只要这五大竞赛中任一科得到省一等奖(当时山东每门40个名额),就有资格报送985级别高校。

后来报送政策被取消后,五大学科竞赛的奖项也一直被作为自主招生资格审核最重要的标准。

2018年物理竞赛复法律资讯赛刚结束,就有多名考生在网上爆料:辽宁赛区预赛、复赛考题考前都被泄露,甚至有人考前就在贴吧、微信上开价30-300块叫卖原题。

在复赛中成绩非常突出,一下子进去六个省队的鞍山一中被揭出存在严重的py交易,带队老师给本校参加复赛的学生透题。

还有知情人士揭出:“清华特奖造假案”“学霸情侣3P门”的女主角“现实版贝微微” M同学,就是三年前从鞍山一中靠物理竞赛省一等奖,走自招降分一本线进的清华。

除了这次有实锤证据有问题的物理竞赛弊案之外,2018-19年里关于竞赛黑幕的消息还有多起:

2018年暑期期末考试之后,北大化学学院17级至少八名学生被举报团伙作弊,其中有多位当年化学竞赛国家集训队成员。

有知情同学表示:这些作弊者在学院开始调查此事之后,先是联合好了串供编故事,然后找来家长以“极其卑鄙恶劣”的手段威胁院方和校方。

2016年化竞湖南赛区以及当年全国决赛的组织都存在严重的问题,在笔试和实验环节都有明显的作弊或疑似作弊行为:

“我在参加竞赛和后来就读化院期间,所目睹的作弊现象之盛,已经到了‘说所有人都作弊肯定是过了,但你跟我说作弊的只是少数人我也绝不会相信’的程度。”

尽管这些网络爆料已经具体详细到直指某个人,但涉事的中学、大学、竞赛组织方、教育主管机关,都似乎当它们不存在。

这次竞赛的承办中学:浙江学军中学,以7个集训队的成绩成为最大赢家,而该校一位省队女生赛后发的说说,照片上学军同学穿着校服在庆祝生日,蛋糕后面的黑板上赫然写着决赛的力学答案。

浙江省物理学会发布声明,称经调查这名同学是赛后(10月30日晚上)补过的生日,不存在泄题现象。

但某知乎匿名网友直接举出证据,质疑这份声明中关于照片拍摄时间,以及学军考生得分情况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虽然不少网友都呼吁由更具公信力的主管部门出面,对此事进行更严肃的正式调查,但未得到官方的任何回应。

保证了与作弊集团相关的学生家长、高校录取人员、SAT/ACT管理者等数十人都被一网打尽。

弊案牵涉的家长包括好莱坞明星、基金经理、投资大亨等,这些权贵人物戴着手铐的照片被暴露在媒体的聚光灯下,一个个身败名裂。

由于花了650万美元把自己的女儿赵某某靠舞弊的手段搞进了斯坦福,A股上市公司步X制药的老板:赵X家族的背景被网友们扒了个一干二净。

不仅公司股价暴跌让他的家族损失了十几个亿,引发的全网舆情还引起了整个医药行业的地震。

另一位涉事中国学生郭某某被扒出:其父亲是外逃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郭X林,不得不紧急搬家避风头。

在社会对于高考相关弊案民愤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为何不主动出击,以类似打黑除恶的力度抓出几个典型的涉考涉教违法犯罪集团?

陈大夫有个不可能实现的好奇:如果2018-19年的这一系列自招弊案,用FBI使用过的那些调查手段真正深挖彻查,能挖出多少教育系统里蛀虫,让他们的多少权贵客户付出代价?

“正是高考招生部门中的‘蔡处长们’,犹如害群之马使高考改革遭遇阻力。管住‘蔡处长们’,才能化解信任危机,治好高考综合病“。

造假者、作弊者人多势大就可以法不责众,毫发无损地走进大学拿到文凭,这本身就是对教育公平的公然嘲讽。

2019年4月,光明网评论员文章《自主招生收紧:做减法是为了做加法》中,对于自招政策变化的原因是这样解读的:

是那些急功近利的学生和家长,毫无底线的中介机构,明知有猫腻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校方,以及关键时刻总是手软的监管者。

害群之马总能混在人群中逃脱惩罚,弊案处理结果总是法不责众,监管危机才是自主招生制度失去公信力,最终被废除的根本原因。

强基计划取消了竞赛证书、论文、专利等作为入围高校考核条件的做法,以学生高考成绩作为依据。

从此之后,高中各学科竞赛回到了兴趣驱动的位置,除国家集训队级别的考生冲刺破格入围名额之外,竞赛基本和大学招生脱钩。

在教育部的官方通知当中,用大量篇幅强调要严格规范管理,确保强基计划招生的公平公正:

陈大夫知道,那些之前在高校自主招生产业链上赚得盆满钵满的机构,有些恐怕现在就已经开始组织力量研究新制度下有哪些漏洞可钻了。

希望强基计划一定不要重蹈自主招生逐渐走偏的覆辙,上面写明的这些监管措施一定要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