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地理志》,为你显示出开阔的视野,提供丰富

TIME:2020-01-23 22:51 | VIEWS:

《地理志》是历代正史中有关地理方面的名著。按其内容可分为三大部分。开头总述全国地理概况。除全录我国最早的两篇地理著作《尚书禹贡》和《周礼职方》以外,在《禹贡》之前增加黄帝至大禹时中国的范围,《职方》之后缀述周至秦的疆域。这样构成了历代疆域的概述。中间正文部分,写西汉政区。以郡为纲,以县为目,具体记载汉成帝元延、绥和年间全国疆域和行政区划。志中的户口数则是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数字。这正是西汉封建国法律咨询家对全国实行有效管理体制的反映。而《地理志》的创立,即体现出封建国家行政管理的职能,记载的方法,是先述各郡建置沿革、户口统计,然后逐一列举所属各县,载明境内的山川泽薮,仓储,水利设施,著名历史遗迹,要邑关隘,以至物产、工矿、星地亩数等。

总计记载都国103,辖县1578(县1356,相当于县的道29,侯国193)。这里举出河南郡为例略加说明以见一般:西汉河南郡管辖面积并不大,只略比今河南省洛阳、郑州、开封三市辖境稍大一点,但当时已设置有24县,人口达170多万,几乎达到西汉全国在籍人口数的三十分之一。说明这一狭小地区由于开发甚早,土壤气候适合农业发展,虽经历史上多次大规模战乱的破坏,到西汉中后期又形成人烟稠密的局面。洛阳一城的户数又几乎占全郡五分之一。由于洛阳是西汉对东方统治的中心,所以单独将它列出。这一地区境内有冯池、逢池、圃田泽,后二者是古代有名的大泽,而后来因淤为平地不复存在,借《地理志》的记载,有助于考见古代湖泽分布、气候特点。

中原又是我国先民活动的中心地区,所以在此境内不仅有周公迁殷民、周武王营王城的故地,还有商汤王的故都、郑国故地和韩国都城,还可以考见古代郏、鄏、密、蛮中这些小国的遗迹。由此可见,《地理志》所记各项,做到了把横向叙述西汉当日的地理区划和纵向记载历史遗迹二者结合起来,因而具有丰富的内容。不仅对了解西汉历史,而且对于阅读先秦典籍、了解上古时代的历史和文化遗留同样弥足珍贵。从历史地理学的角度讲,凡所遇到的大量问题,要推本溯源,探求建置来历,无不需要依赖于它。所以“不读《汉志》,简直无法从事沿革地理的研究。”

进一步说,由于西汉是强盛的朝代,疆域辽阔,所以《汉书地理志》中所發括的边疆地理资料,又为后代地理志所不及。按志中所载,东北有辽东都、东浪郡,北方有云中郡、五原郡、朔方郡,西北有河西四郡,西南有益州郡,东南有合浦郡、交法律咨询趾郡、九真郡、日南郡等。所以它对于研究边疆历史地理也提供了珍贵的资料。譬如,从班固所载武帝新开河西四郡(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的资料,我们可了解到西汉时河西走廊有良好的水利条件。志中记载:自武威向西,有谷水、千金渠、羌谷水、弱水、呼蚕水、籍端水等八条河流,发源于祁连山下,灌溉着河西的良田。其中羌谷水流经二都,注入居延海,长2100里。并且在干燥的西北地区,竟有居延海、蒲昌海、冥泽等内陆大湖。

由于利用祁连山雪水灌溉,为河西地区畜牧业和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所以志中又说:“地广民稀,水草宜畜牧,故凉州之畜为天下饶”,“风雨时节,谷籴常贱。”西汉朝廷重视在这一地区实行电田,在张掖番和设农都尉,在敦煌广至设宜禾都尉,都是管理屯垦的机构。而为了保卫西北边境和对西域的交通,河西四郡一共设置了9个都尉,著名的有北部都尉(休屠城)、居延都尉、阳关都尉、玉门都尉等,由于西汉皇朝的苦心经营,才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无阻。《地理志》末尾部分,是综论各地区的物产和习俗,在分析各个地区地理条件对民俗的影响方面很有特色,故被当代地理学者称誉为:“可视为现代区划地理的锥形。”《史记·货殖列传》在记载各地区物产时,已论及各地环境与民俗的关系。至成帝时,刘向对各个区域作过概述,同时,丞相张禹委托属官朱赣归纳各地区风俗。

班固依据上述材料加以补充,整理成文。他法律资讯参照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旧名,分述秦、魏、周、韩、郑、陈、赵、燕、齐、鲁、宋、卫、楚、吴、粤(越)各地区的概况。我们可以举出以下的例子:班固论述天水、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地区,由于地势迫近强悍的少数民族,所以形成“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骑射为先”的勇武习气。汉朝以来,从六郡子弟中,选出充任皇帝卫队(即羽林、期门兵),他们在作战中立功,不少人上升为名将。班固又论及河西四都,由于保卫边塞的需要,地方长官把练兵习战作为头等大事,“顺礼之会,上下通焉,吏民相亲”,“有和气之应,贤于内都。”这是说,由于防守边境的紧迫形势,这里的官吏与百姓时有一起饮酒行礼的机会,严峻的环境反而促使这里官吏与民众有较多的交流,所以风气比内地还要好。班固的这些论述,都与其他篇章相印证并加以深化,因而历经漫长岁月而不失其光彩。

总的来说,《地理志》显示出开阔的视野,提供了丰富翔实可靠的记载。只有在国力强盛的时代,才有可能产生这样出色的著作,因而被誉为“集当时全国性地理著述的大成,加以发扬光大。"它记载的特点和方法,为后来的正史地理志视为典范,而后出的地理志,除地名和数目字有所增添外,在体例上绝少超过它。《隋书经籍志》即这样评论说,《汉书地理志》的价值可与《禹贡》、《职方》相比拟,“是后载笔之土,管窥末学,不能及远,但记州郡之名而已。”认为后代的一些记载从眼界、学识或记载的内容说,都无法跟《地理志》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