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贵州女子因感情不和,竟下农药毒杀亲夫,法律

TIME:2020-07-18 19:26 | VIEWS:

王某是贵州遵义的一名女子,嫁给宋某多年,与丈夫感情不和,虽然王某多次提出离婚,但是都被宋某明确拒绝了。

无奈之下,王某只能在外寻找感情慰藉。2019年3月,王某在娘家认识了杨某,两人互加微信后相谈甚欢。

在两人交流中,王某多次抱怨丈夫爱喝酒、不给钱花等毛病,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某趁虚而入,对王某发起感情攻势,很快两人就发生了关系。

5月份的一天,杨某将王某介绍给邻居石某认识,石某见王某衣衫褴褛,就带她上街买了一套新衣裳,让王某很高兴。当晚,两人便发生了不当关系,随后几天,王某都一直居住在石某家中,后因石某的家人反对,才不得不离开回家。

回家后,王某与丈夫依然是总因各种琐事拌嘴吵架。10月6日下午,两人又开始争吵,宋某因怀疑妻子在外面“找男人”,于是抢夺王某的手机并用斧头砸碎。

眼看手机被砸,王某顿时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竟然萌生了杀害丈夫的念头,悄悄将一包草甘膦农药倒进宋某平常喝的酒中。

当晚7点左右,干活回来的宋某准备喝酒时,察觉酒的颜色不对,心生戒备质问王某是否在酒里投毒,王某矢口否认。

但是宋某产生疑虑后就没有喝酒,并打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弟弟,其弟弟当即报警。王某见宋某打电话,当晚就逃离。次日被警方在后山树林里抓获。

这是近期发生的一起真实案件改编的故事,最终判决结果我们在文章最后展示,先进行简单分析: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是一种最严重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

(1)必须有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作为、不作为均可构成。其中对于不作为行为实施的杀人罪,只有本来对防止受害人死亡结果负有特定义务的人才能构成。

如,张三与李四相约爬山,过程中李四摔倒重伤,张三对其负有救助义务,如果张三不采取尽量的救助措施,任由李四失血过多死亡,那么张三有可能构成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

(2)其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有些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是合法的,如正当防卫、执行死刑等,在此前提下剥夺他人生命就不会构成故意杀人罪。

如,老李患了癌症,病情恶化十分痛苦,且已经不能动换,于是跟主治医生老王说:“你行行好杀了我吧!我要安乐死。”老王可怜他,就对他使用药物使其无痛苦死去。在我国,安乐死也不合法,所以,老王仍然会被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只是量刑时会考虑减轻处罚。

(3)直接故意杀人罪的既遂和间接故意杀人罪,要以被害人死亡为要件,但是,只有危害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才能断定罪名成立。

所谓的直接故意跟间接故意,就是:直接故意杀人是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者可能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依然创造条件积极追求该结果发生;间接故意就是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被害人死亡,依然不作为放任该结果的发生。

简单说,直接故意杀人就是追求被害人死亡,而间接故意杀人就是追求被害人死亡的结果。

比如,在交通肇事中,司机张三已经看到行人李四在自己前方,明知道如果加速必然会撞死李四的情况下,依然踩油门加速,就属于直接故意杀人。

而如果是因为交通意外,张三撞倒李四后,为了逃避法律追究,不采取积极抢救措施,将受伤的李四拉到野外抛弃,最终导致李四得不到及时救治死亡,就是间接故意杀人。

在本案中,王某主观上是希望杀死丈夫宋某的,她明知道投毒的非法手段必然造成宋某死亡,积极执行了这一行为,虽然最终宋某没有死亡,但不妨碍其故意杀人罪的成立,既遂与未遂只在量刑上考虑。

在这里要指出的是,故意杀人罪是行为犯,只要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就已经构成该罪,不管有没有成功,不管处于犯罪的预备、未遂、中止、既遂等哪个阶段,都会被立案追究。

在本案中,王某与宋某感情不和,多次提出离婚都没有得到同意,是不是就上了贼船没有办法离婚了呢?

《婚姻法》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在本案中,王某与宋某之间感情破裂已经确凿无疑,且从情节上看,王某就连石某给她买一件新衣服都高兴得以身相许,可见宋某对其很可能有虐待情节,起码经济上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完全可以向法院诉讼离婚。

被告人王某因家庭纠纷而起意杀人,酌情应从严惩处;鉴于其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从轻、减轻处罚,判决其4年6个月刑期。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感情是婚姻的基石,如果已经没有了感情,勉强在一起的婚姻绝对不会幸福。在本案中,宋、王两人一直感情不和,宋某却一直不放手,最终积怨成仇,才导致了这个不幸的结果。王某本来是错误婚姻的受害者,却因为处置不当,成了刑事案件的加害者,何其哀哉。但是,法不容情,不会因为她是个可怜人就对其犯罪行为不追究,等待她的将是四年半的铁窗生涯……普法教育,任重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