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民法典》给索要彩礼当头一棒

TIME:2020-07-04 01:32 | VIEWS:

彩礼 ,也叫财礼、聘礼、下定,表面上看,它是几千年来形成的婚嫁风俗,实质上它是阶级社会婚姻制度的产物。它散发着封建社会和资产阶级的“毒气”和“铜臭”,标志着妇女在社会和家庭中被压迫和被奴役的地位。今天,它作为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种陋习,仍在阻碍着男女平等和婚姻自由。

在奴隶社会初期曾有一段时间,男子公开用暴力掠夺女子作为自己的妻子,而掠夺往往是在黄昏时乘人不备时进行的。《易经》 有“匪寇,婚雄” 的记载,《说文》:“礼,娶妇以昏时,故日婚”,都透露了早期的掠夺成婚的习俗痕迹。后来又由掠夺变为买卖,把女子作为货品,男性奴隶主用皮子、布帛之类的财物去换取女子为妻。在这种婚姻制度下,毫无疑问,妇女的处境是极其悲惨的,被抢来或买来的妻子只能成为男子任意支配的奴隶。

随着社会的发展,赤裸裸的买卖婚虽然为“聘娶婚”所代替,但压迫、奴役、买卖妇女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春秋战国之后的统治者竭力要用婚姻制度来维护和复辟奴隶制君臣、父子、夫妇的宗法统治。 为此,他们强调婚姻必须由父母作主,经媒约传言,根本不考虑男女双方的意志,而且规定和宣扬了一套繁褥的婚姻礼法,即所谓“六礼。”

“六礼”,按照儒家经典《仪礼.士昏礼》所载,就是结婚必须经过六道程序:“纳采”(男家派媒人向女家求婚,送雁作见面礼 ) ,“问名”(问女方本人姓名、生辰八字和她母亲的姓名家世),“纳吉”(男家到宗祠求卜,如得吉兆,告诉对方), “纳征,(向女家交纳聘财,也就是“彩礼”),“请期”(到女家商订结婚日期),“亲迎”(新郎到女家迎新妇)。这六道程序,关键是“纳征”,“征”是“成”的意思,只有向女方交了聘财,婚姻才算成立。在《春秋传》 里,干脆把“纳征”改成“纳币”,孔孟之徒公然声称“无币不相见” (《礼义坊记》 ),“非受币,不交不亲” (《礼记曲礼》),就是说不送彩礼,双方就不能见面,不能成亲。由此可见,“六礼”不是别的,它是父母包办、男尊女卑、鬼神迷信的大杂烩,是在 “礼”掩盖下的变相的买卖婚姻。

在长期的封建社会里,儒家的婚姻礼法也一直延续下来。虽然“六礼”尽可不必完全遵守,但“纳征”送彩礼却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维护封建的等级制度和封建的家长制,并继续维持妇女的被压迫地位,封建社会的婚姻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门当户对”,二是“婚姻论财”。从历史记载上看,由两汉至魏晋南北朝,婚姻论财之风越来越盛。南北朝时,“凡婚,无不以财币为事,争多竞少,恬不为怪”,实际上,女子是被当作商品买卖了。

彩礼,反映了男性对女性的压迫,对于地主富户来讲,一经过聘成婚,就使妻子处于“夫权”的统治之下,处于家庭奴隶的地位。他们为了传宗接代和满足自己的淫欲,可以肆意娶妻纳妾,大量占有和蹂躏妇女。

而处于饥寒交迫之中的劳动人民,则有不少人由于无力备办彩礼,娶不起媳妇,而被迫独居终身。

新中国建立后,我国广大劳动妇女在政治上解放了。一九五O 年国家颁布了 《婚姻法》,实行婚姻自主、男女权利平等的社会主义婚姻制度。现行的《婚姻法》第三条更是明确规定禁止买卖婚姻、借婚姻索取财物。

但是几十年来的社会生活中,封建婚姻制度的残余依然存在,在一些农村地区甚至愈演愈烈。现在,有的地方彩礼高达可达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在很大程度上变成农村青年结婚的一个重大阻碍,使得大量适婚青年沦为单身汉。

即使交付彩礼组成婚姻的家庭,高额彩礼也让本应温情的婚姻家庭关系变得功利十足,不仅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冷漠无情,矛盾突出,更给男方家庭日后的生活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在文明新风吹遍大江南北的新时代,“彩礼陋习”正在成为人民群众痛恨、唾弃的历史垃圾。

法律法规是推广社会主流价值的重要保证。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二条再次明令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是对“借婚姻索要彩礼”的当头一棒。

毋庸置疑,民法典作为一部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基础性法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这部新时代的人民法典一定能够落地生根,得到全面有效执行。用法律的权威来荡涤婚俗陋习,为弘扬社会公德、家庭美德、树立优良家风,构建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提供坚强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