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吴世柱《像律师一样思考》前言

TIME:2020-06-29 06:28 | VIEWS:

要写出一本书,笔者深知像所有的写书人一样,需要知识、智慧、经验和耐性的积淀,从春之幼苗到秋稻飘香,成熟一定要经过岁月的煎熬。

笔者16年的律师从业经历,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当这部书渐成体系,并将部分文稿交给赵宏主编、黄会丽、赵律玮编辑的时候,仍惴惴不安;现书已经上市,更感诚惶诚恐:生怕因某一个细节,被“不及其余”,还请诸君赐教。总之,因个人水平有限,加之本书只是记录个人的实务心得,难以达到专家的水平,也无法达到“写出水平、超越水平”,还请大家们多多批评指正。

更何况,律师队伍里本就高手云集,自然觉得压力满满,但依然相信,知识除了可以从书本得来,还一定来自实践。本人执业以来取得的数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例、为央企单位减少损失近两亿元的业绩等等出庭经验,是16 年的执业积淀和不断的思考,勤能补拙,所以通过不断地对拙作精雕细琢,尽量不贻笑大方。

期间,赵宏主编给了很大的鼓励、黄会丽编辑、赵律玮编辑的给予精心指教、指导、斧正。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写一本书真不容易!特别是赵编辑发来的《返稿意见》,足见主编、编辑们比作者地付出更艰辛。有如此负责的编辑们修正我的错误,实为人生之幸,笔者心怀感恩。

笔者为何要写这本书呢?初衷是,从实务的角度抽象地看律师职业,它是一项以智慧驱动的事业、需要“理性辅佐证据的思考”,不仅要让更多的人理解、支持律师这些收案背后的工作,而且作为“过来人”,能为刚从事律师职业的同人们以启示,足以欣慰:律师思维与论证是内外双修的功力。因为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并不是知道了法条那么简单。

比如,英国著名法官丹宁勋爵在其著作《最后的篇章》中,讲了一个故事:凯恩斯到布雷顿森林参加货币会议,只有秘书陪同,他的美国朋友问他:“你的律师呢?”“我没有律师。”凯恩斯回答。“那谁替你思考?” 丹宁勋爵的故事,仍具有现实意义。

法治社会,没有律师,谁替你思考?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假如凯恩斯带了律师,这位律师会如何思考?能否胜任代替凯恩斯思考? 毫无疑问,我们不得不考虑律师能否胜任的问题。 委托人认为,律师知法,这是最根本的要求。当律师对委托人的事项条分缕析,解开了委托人在法律上的疑惑的时候,也正是律师取得信任之时。 这正说明,律师真的不只是掌握法律就能胜任的职业。

基于这样的思考,笔者找到了本书的体系。律师思维,属于法律思维。“法律思维,是法律人所共有的区别于其他职业人的思维模式。”尽管律师思维属于“法律思维”,但笔者认为律师思维一定还具有自己的特质。

事实证明,思维的差异性会导致对于同一问题得出不同的结论。在这个基础上,笔者将律师思维的“涵摄”分解成“符合”和“分离”。符合,是指事实与法律规范的假定条件是相符合的;分离,是指事实与法律规范的假定条件并不符合,而是分离和排斥的。通过对涵摄的细化,展开分析案件事实、 建构小前提等律师实务的研究。

在这样的思维基础上,律师的实务便分为如下方面:思维是律师提出主张的智慧反映;而律师技能的作用则是论证并实现自己的主张。律师就是这样,不仅要帮助委托人提出合法的主张以及解决方案,而且还要通过律师的劳动去实现这个主张。在“分离”思维模式下,我们可以看到,律师其实是从拆解前提的角度来否定对方的主张、完成驳论的。而这两种思维方式,正是诉讼中律师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事实”和“法律”是律师思维的对象和最基本元素,所有的实务工作无不是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