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湖北省妇联副主席谢文敏解读婚姻法变化:婚姻

TIME:2020-06-27 01:13 | VIEWS:

楚天都市报8月28日讯(记者陈倩)随着电视剧《小欢喜》的热播,剧中离婚父母乔卫东和宋倩围绕女儿乔英子的成长发生的一系列爱恨冲突、悲欢离合的故事,在打动了众多观众的同时,也让婚姻法再度成为大家讨论的热点话题之一。你知道婚姻法在中国的地位吗?它走过了怎样的变化?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妇联副主席、省婚姻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主任谢文敏就此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就是婚姻法,可见国家对婚姻家庭的重视。

谢文敏介绍,新中国成立后,《婚姻法》共经历了1950年、1980年、2001年三次比较大的立法变化,反映了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运用法律手段对婚姻家庭关系进行整合规范,进行有利于社会主义婚姻家庭关系的制度安排。

1950年《婚姻法》主要破除旧式婚姻制度、建立并推行新型婚姻家庭关系,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民主主义的婚姻制度、禁止重婚、纳妾、禁止童养媳、禁止干涉寡妇婚姻自由、禁止任何人借婚姻关系问题索取财物,这些条款令整个婚姻制度焕然一新。1980年《婚姻法》是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对婚姻家庭关系进行的新的整合和规范,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作为判决离婚的法定条件,并将“计划生育”原则写入《婚姻法》,这与改革开放后巨大的人口压力密不可分。

2001年《婚姻法》是针对中国经济转型时期婚姻家庭出现一系列新问题的回应,也是新世纪之初国家通过法律手段对婚姻家庭关系进行的再次规范,其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发展密不可分。增加了“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禁止家庭暴力”、“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等内容。另一个较大的修改是对离婚时的财产分割、离婚后子女的抚养和教育以及违反《婚姻法》的法律责任等问题做出了更加明确和具体的规定。改革开放后20年间,全国城乡居民储蓄大幅度增加,财产构成日益多样化。严格界定夫妻共同财产应运而生,表现出法律对社会新问题和新现象的回应,成为塑造健康、稳定家庭关系的新的规范。

新中国成立以来《婚姻法》三次大的立法变化,体现了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运用法律手段对婚姻家庭关系进行整合、规范的制度安排;也体现了政府根据社会发展的需要,因势利导,引领社会树立良好的道德风尚和健康的婚姻家庭关系的政策选择,在改造社会的同时,既巩固了国家的政权,又促进了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发展。

1998年8月28日出台的《婚姻家庭法》草案,把夫妻双方分居3年作为法院判决离婚的标准之一;草案规定,夫妻双方有相互忠诚的义务,有婚外恋或婚外性行为的一方被视为“有过错的一方”,离婚时应赔偿受害方的损失。在今天看来,这些条款都很平常,但在当时,这些内容曾引起过很大的争议。许多人都曾质疑:这是不是在鼓励离婚?

这部草案中的很多内容,后来都在2001年修订后的婚姻法,也就是现行的婚姻法中得到体现。谢文敏说,2001年修订后的婚姻法规定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禁止家庭暴力。规定夫妻应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同时确立了离婚时过错方损害赔偿原则,这无疑是对婚姻之外通奸和卖淫的防范和补救。离婚自由不仅有了实现的条件和保障,而且还有了向过错方要求损害赔偿的依据。这是我国婚姻法的进步,更进一步实现了婚姻自由。

法律条文的规定不过数千字,而背后则是千万家庭和个人的故事。近20年来,有多少人、多少家庭曾经需要用到婚姻法来解决问题,这几乎无法统计。

即使有法律的保护,要结束一段婚姻,仍然需要极大的勇气。作为律师,谢文敏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代理的第一个离婚案件当事人,走进律师事务所时的局促不安,“但我觉得她是勇敢的,面对自己奉献一生的家庭,勇敢告别。”

这位当事人是一位全职妈妈,当时她一心在孩子身上,早已和社会脱离太久,甚至对于丈夫的事业一问三不知。她的丈夫是改革开放第一批富起来的人,当时自己开办了有限责任公司,谢文敏告诉当事人,公司有股权,是他们婚姻存续期间内的,属于共同财产。但孩子出生后就一直呆在家的她毫无线索。谢文敏为了调查取证,最后想到了从工商档案中寻找财产线索,最终调查到她的丈夫通过公司经营转移了大部分财产,最后经过漫长的诉讼终于赢得了应分得的财产,也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

而在近年的婚姻家庭纠纷中,“共同财产”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焦点话题。“分家”对离婚的夫妻而言,是现实的问题,也是婚姻法的重点内容之一。

但法律的规定,总是难以覆盖现实生活的多面。谢文敏就曾遇到过很多听起来让人哭笑不得的分割要求。比如一对夫妻要求,结婚时买的四件套,双方离婚后一人带走一半,如同古人的“割席断交”。还有人要求,结婚戒指、电冰箱、空调也要列入调解内容。甚至有一对夫妻,他们在婚姻存续期一直在记账,每一笔开销,都留下了凭证,完整的程度如同企业的“财务报表”,这些都成为了离婚时财产分割的依据。相声里“孩子也要一人一半”的段子,并不是完全没有生活中的原型。不过最终这些案件也得以调解成功,也希望离婚的当事人们都可以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

翻开2001年《婚姻法》,与离婚相关的内容占了很大篇幅。在很多人的认知当中,婚姻法也似乎等同于“离婚法”,当我们真正需要用到法律来支持自己的诉求,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时候,似乎也是一段婚姻走到尽头的时候。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婚姻法在保护夫妻合法权益上、维系家庭纽带上的作用?

谢文敏说,在传统观念中,夫妻总是以整体的姿态出现在各种场合,社会关注的往往是整体,而忽视了夫或妻的个人,法律也是如此。1980年《婚姻法》,更多的是规定了夫妻双方应该如何,并在婚姻出现问题时,单纯地通过严格的离婚条件来限制离婚,这种对家庭稳定的维护是消极的。但只有最大限度的保障个体的权利,才更能够维持一段关系的稳定,2001年《婚姻法》保护了夫妻双方的权利,使得夫妻可以在一个和谐的环境中经营家庭,有了安全感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发展家庭。虽然在婚姻法中大量篇幅与离婚相关,但离婚的程序可预见性更多的是一种直接的警示,更能促进夫妻双方互敬互爱,遵循婚姻法的基本原则,实现家庭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