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马克昌:新中国刑法学的奠基人

TIME:2020-05-29 14:17 | VIEWS:

每年清明的时候,马重慧总会领着家人前往武汉大学法学院纪念父亲,马重慧的父亲马克昌是我国刑法学的泰斗,一生致力于为刑法学拓荒,于2011年去世。为了纪念恩师,武汉大学的学生们自发捐款铸造了一尊铜像,作为铜像的设计者,马重慧把对父亲的崇敬与缅怀都浇铸在铜像上,希望把父亲平易近人的学者形象表现出来。

马克昌出生于河南西华县,7岁丧父,12岁成为“黄泛区”灾民,靠着变卖家当和亲友的接济,才得以继续学业。40年后,他参与了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审判,作为律师,他在共和国最高法院的辩护席上,依法为该案主犯之一,原空军司令吴法宪辩护。这是一个轰动全国乃至世界的大案,它标志着中国从大乱走向法治。那年,马克昌刚刚结束22年”右派“生涯,他深知维护法律的尊严与依法保护人权,对于一个人和一个民族的意义,更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马克昌与法学结缘其实很简单,在艰难地完成了小学到高中的学业后,他选择报考武汉大学法律系司法组,原因就是就业生计有保障。1946年11月,马克昌如愿走进武大,他最喜欢的老师是蒋思道先生,蒋先生学识渊博、思想深刻,对国民党通知下的中国他一语中的,“我国根本无宪法可言,蒋介石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切“。蒋先生对法治中国的渴望深深影响着马克昌。1950年,马克昌毕业后留校任教,随后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师从前苏联刑法学家贝斯特洛娃教授,成为新中国刑法学的第一届研究生。

勤奋好学的马克昌在而立之年便开始在法学界崭露头角,1956年6月,他发表了《如何解决刑法学科中的因果关系》一文,引起了法学界的关注。当年10月,应全国人大法工委的邀请,马克昌参与了新中国刑法的起草,由于他在教学、科研方面的出色表现,这一年年仅30岁的马克昌获得讲师职称,工资连升三级。就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一场劫难却悄然而至。

1957年5月,学校广播通知,校全国人大代表即将赴京参会,需要征集提案,听到这一消息,马克昌激动不已。建国8年了,我国在审判刑事案件时还无法可依,审案人员判案随意性大,应尽快制定一部完备的刑法,保障人民的权利不受侵犯。于是,马克昌很快便提交了一份《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制定刑法》的提案,可是,马克昌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份提案不仅没有被采纳,反而成了将他打成“右派”的“铁证”,呼吁立法保护人权的马克昌,却自身不保。当时,学校无法正常开展教研工作,马克昌就主动要求调到学校图书馆,以求得潜心读书冷静思考,在图书馆,他一呆就是十七年。

书,陪伴马克昌度过了艰难的岁月,1979年1月24日,53岁的马克昌获得平反,同年8月,他出任法律系副主任,参与武汉大学法律系恢复重建。尽管此时的法学教育百废待兴,但是马克昌看到了法治中国的曙光,在马克昌的极力主张下,1980年9月,武大法律系招收了第一批学生。1980年,对于马克昌来说注定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这一年2月,应司法部的要求,马克昌作为副主编,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高铭暄一起,撰写了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部《刑法学》教材。这部书成为了重构新中国刑法学理论体系的奠基之作,开启了中国刑法学界的“北高南马”时代。

1980年10月,马克昌受命参加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世纪审判,以超凡的胆识和对法律的忠诚让中国乃至世界司法界,记住了他的名字。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辩护工作后,马克昌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法律系的发展壮大和刑法的研究当中,他把每一个学生都看成是建设法治中国的火种。1983年马克昌担任武大法律系主任,1986年武大法律系升格为法学院,他出任院长,经过十年磨砺,武大法学院成为享誉海内外的法学教育与研究的机构。

据武汉大学的老师们回忆,和他所从事领域的严肃性特征不同,生活中的马克昌先生是一位喜欢开玩笑,性情十分和善的老人。但是他也有他作为学者的严谨性的一面,一旦进入到他的学科领域之内讨论问题的时候,如果要是说的不正确,他就会变得极其严厉。马克昌说,一个国家的刑法理论如果是贫困的,很难想象这个国家能有比较完善的刑法立法,为此,他穷尽毕生的精力,扛起了中国刑法拓荒播种的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