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上饶创新推进“法律明白人”培养工程

TIME:2020-05-16 10:32 | VIEWS:

参与法治宣传30.6万人次、收集社情民意3.8万余条……2018年以来,上饶市在深入实施农村“法律明白人”培养工程中,注重与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深度融合,在全省率先提出了“所有的农村地区网格员要成为‘农村法律明白人’骨干,所有的‘农村法律明白人’骨干要成为网格员;所有的农村地区网格辅助员要成为‘普通农村法律明白人’,所有的‘普通农村法律明白人’要成为网格辅助员”(简称“双融合”)的工作目标,扎实推进二者“队伍共融、机制共通、资源共享、平台共用”,取得了良好成效。

2019年9月,玉山县临江湖社区的童某在砂石厂务工时受伤,双方就工伤赔偿事宜不能达成一致,请求临江湖社区网格员童庆远协助解决,童庆远是一名“法律明白人”骨干。接到调解任务后,童庆远前往砂石厂,运用所学法律知识分析有关法律问题和法律风险,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童庆远在担任社区网格员时,社区居民对其非常熟悉,也很信任他,但他缺乏一定的法律知识。2018年以来,上饶市在深入实施农村“法律明白人”培养工程中,注重与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深度融合,在全省率先提出了“双融合”的工作目标,扎实推进二者“队伍共融、机制共通、资源共享、平台共用”。之后,童庆远被发展为“法律明白人”骨干,经多次法律培训后具备了一定的法律知识。

目前,上饶市农村地区网格员、网格辅助员已全部发展为农村地区骨干“法律明白人”和普通“法律明白人”;农村地区骨干“法律明白人”和普通“法律明白人”90%以上被遴选为农村网格员或网格辅助员。

上饶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往网格员更多的功能是传达信息,在面对涉法纠纷时往往自信不足、办法不多,使部分纠纷不能就地快速解决。通过“双融合”机制将网格员发展为“法律明白人”,利用“法律明白人”的法律知识培训、“法律明白人”网络培训学校学习,提升网格员的法治思维、法律素养和用法能力,使不少纠纷在网格员这一层级得到化解,有力地促进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镇”。

在推进农村“法律明白人”培养工程中,上饶市把“法律明白人”嵌入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遍布城乡、全面覆盖的“底座”当中,从而更好地发挥组合效应和整体效能。网格员和骨干“法律明白人”往往身兼数职,肩负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在最基层的落实工作。通过“双融合”,基层千头万绪的工作往往都能以法治的方式较好地解决,工作合力和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玉山县横街镇农户李小坤2014年确诊为癌症,高昂的医疗费用使其家庭不堪重负。横街镇在将其评为贫困户的同时,选聘他为村里的网格员和宣传文化员,并将其推荐为村里唯一一名“法律明白人”骨干。李小坤感恩奋进,在脱贫的同时,不断提高自身的法律素养,组建村级“法律明白人”微信群,解答村民的法律问题,带动村民学法守法。

在基层农村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推进依法治理,是基层群众的所需所盼,是民意所向、民心所在。为此,铅山县湖坊镇组织“法律明白人”佩戴“法律明白人”标识,走村入户宣传与农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法规,进一步提升农村基层群众的法律意识、用法能力,促使其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帮助邻里,维护农村基层和谐稳定的秩序。

铅山县虹桥乡森源村网格员叶丽在被发展为农村“法律明白人”骨干之后,认真学习法律法规知识,曾代表铅山县参加上饶市农村妇女“法律明白人”说法大赛,获得了全市第一名。此后她代表上饶市参加全省“法律明白人”说法大赛,荣获三等奖。

大力推进“双融合”工作,进一步增强了网格(辅助)员和“法律明白人”骨干的荣誉感,激发了一大批农民学法用法热情,培养了一批农民身边的法律“土专家”,在广大农村地区较好地发挥了“四大员”(学习法律的“带头员”、社情民意的“收集员”、矛盾纠纷的“化解员”、农村社会事务的“管理员”)的作用,为维护农村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和肯定。近年来,上饶市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逐年上升,这与该市积极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推进“双融合”工作是密不可分的。

通过推进“双融合”工作,上饶市坚持法治与德治相结合,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法律规定与良俗新风结合起来,以“村规民约”“社区公约”为载体,引导群众自主依法起草、讨论、表决建立管理制度,形成了依法立约、以约治村、民主治理的良好局面,增强了群众法治观念,促进了基层社会治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矛盾,有效避免了问题累积,推动了法治社会建设。

据悉,婺源县将“双融合”工作与“守三规(法律法规、村规民约、家训家规)创四无(无发案、无犯罪、无赌毒、无越级上访)”工作充分结合,发挥农村“法律明白人”知法学法懂法的作用和网格员信息灵通的优势,探索法治德治自治“三治合一”的社会治理新改革新实践,构建更加完善的乡村治理体系,取得了显著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