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杰瑞集团已与鲍毓明解除劳动合同:法律会如何

TIME:2020-04-27 09:03 | VIEWS:

2020年4月9日,杰瑞股份发布公告,关注到近期有媒体发布《烟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等报道,报道中涉及的当事人鲍某,为杰瑞集团副总裁,非杰瑞股份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4月9日下午,公司已与鲍某解除了劳动合同,鲍某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针对新闻道中的其他事项,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中,公司无法判断是否属实,但公司相信公安机关会以事实为依据,依法打击刑事犯罪行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又有网友指出: 早干嘛去了?多少年前就爆出问题了!这会儿要开盘了,哦,解除关系了?

更有网友指出: 中兴通讯的年报称,“鲍毓明是教育部认证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等教研经历。鲍毓明在中美法律与合规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也有广泛的管理与技术背景”多么的讽刺!

需要指出的是,4月9日,中兴通讯回应称,鲍毓明律师是中兴通讯董事会聘请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媒体报道的属于其个人问题,公司并不知情,不便评论。公司正在联系其本人予以核实。 4月10日消息,中兴通讯在获悉相关媒体报道后,高度重视,公司董事会已收到鲍毓明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的申请。特此声明。

可查资料显示,鲍毓明自2018年起任中兴通讯独立董事,现任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杰瑞集团运营主体为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杰瑞股份。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12月,注册资本约9.6亿元,法定代表人为董事长孙伟杰,经营范围包括油田专用设备、油田特种作业车、油田专用半挂车的生产、组装、销售、维修、租赁等。天眼查十大股东信息显示,孙伟杰为该公司最大股东,持股比例20.47%;副董事长王坤晓持股14.0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鲍毓明在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至2022年3月。除了独董,他还是中兴通讯第八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出口合规委员会委员,他还是中兴通讯第八届董事会出口合规委员会的召集人。

根据领英上发布的简历,鲍毓明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企业法务合规管理、投融资项目决策、合同起草与谈判、兼并收购重组、公司治理及风控、知识产权管理、及争议解决等方面的各项法律事务,主要领域为公司法、贸易投资、金融证券、企业合规、知识产权、国际工程、房地产、劳动法和移民等。

鲍毓明典型客户包括新闻集团、思科系统、中兴通讯、谷歌公司、摩托罗拉、美国EMC、美国通用、中国联想、阿克苏诺贝尔、渣打银行、华侨银行、瑞士信贷、中国工商银行、中国投资银行、香港南华集团、杰瑞股份、三元食品、中国五矿、美孚石油、清华大学、洛克菲勒大学、21世纪地产、美国瑞麦地产、朗讯科技、宝马汽车、雷曼兄弟、康州教育局、以及众多影视明星、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等。

据《法人》报道,报道显示,鲍毓明身高接近一米九、高大魁梧。20多年前,大学毕业后一次心血来潮的律师资格考试,让材料专业出身的鲍毓明敲开了法律职业的大门,此后漂洋过海,再度一次性通过美国最难的加州律师资格考试,并最终成为凤毛麟角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

受害者来自一个单亲家庭。据她的生母虹丽(化名)称,孩子从小磕磕碰碰一直不顺,“听人说要认个养父养母能冲冲这个灾气,也是因为迷信”。

虹丽说,起初她在网上看到网友转发的关于收养女宝宝的帖子,后通过QQ与一网站的一名中间人取得联系。2015年9月,通过中间人,她和鲍某某约定见面,谈妥将女儿“送养”给鲍某某,鲍某某以“养父”的身份带走了受害者。

受害女孩说,自称从2016年起被“养父”鲍某某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逼其观看各种恋童癖新闻,并遭多次性侵,直到2019年4月,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她选择报警。18 天之后,当地派出所下发撤案通知书。

2019 年,受害者报案时回忆案情,鲍毓明在殴打时,掐自己的脖子,某民警突然掐住她的脖子问,他是怎么掐你的?

鲍毓明录完口供出来之后,要跟受害者靠在一起,受害者惊恐躲闪,用眼神向坐在对面的某刑警求助,该刑警看着一个被举报的性侵嫌疑犯靠近受害者,一动没动。受害者举报的鲍毓明电脑里的色情片,也神奇的消失了,就连电脑也推给了鲍毓明。

两人再次因为厮打进派出所,鲍毓明写下“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时,派出所民警无动于衷。受害者找不到办案民警时,在南京派出所向烟台警察询问时,烟台民警很不耐烦,操着一口山东腔,说:别老是强暴强暴的,我们不管,好不好!!!南京派出所民警气愤质问问道:你们是不是派出所啊!

一位曾对李星星有过善意的山东当地民警说,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情了,再管我就没工作了。鲍毓明在训斥受害者时有一句话:沉默是金啊!

这是一句国民性的劝告和威胁,也许很多人都听到过,也许有人也跟那位曾有过善意的民警说过。

“去年317起案例报道中,明确表述性侵者多次作案的有124起,占总数的39.11%,呈高发态势。这一方面体现了性侵儿童案件的隐蔽性,儿童不主动说明的情况下不易被监护人发现;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此类案件作案人多次实施性侵害的情况严重,性侵犯罪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作案者不会终止”。

这些都说明儿童性侵犯罪隐蔽性极强,有些时候难以发现,所以在司法审判中存在认定困难。

还有一些特殊情况,即使发现了也难以认定犯罪:比如,我国法律规定年满14周岁,如果是女孩自愿就不算犯法,和14岁以下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管自愿不自愿都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对于猥亵儿童的刑期,《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如果要从重至少应当是在 5-6 年,但是现实是量刑轻的让人发指。北大司法组分析了 8342 个猥亵儿童案件,结果发现,猥亵儿童的罪的刑期60%都是在 1 年以下,可以说是非常之轻了。

截止2018年12月31日,根据“北大法宝”司法案例库,检索到儿童性侵案例有1.7万余例。最多的是强奸罪,总占比50%;其次是猥亵儿童总占比47%;引诱幼女卖淫罪有329例,总占比2%;(和原数据有出入,我根据奸淫幼女罪和嫖宿幼女罪的调整,重新统计了罪名,将奸淫幼女归入强奸罪)

更让人愤怒的是,儿童性侵案的居然能减刑。根据统计,1.7 万余案例中,刑罚变更程序比重最大,有8480例,总占比49%,其中98%为减刑案件,有8315例;换句话说,47.84%的儿童性侵犯是可以得到减刑的。

这是一个无法理解司法操作,儿童本应该是司法实践中被保护的弱势群体,但是儿童性犯罪罪不仅认定难,量刑轻,而且犯罪分子还能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