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鲍律师面前,如何保

TIME:2020-04-14 12:23 | VIEWS:

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我们不应认为性犯罪很遥远。因为任何有关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这个“擅长与孩子打交道”的男人,欺骗了女孩的妈妈,以“给女孩更好的教育,更好的未来”为由将女孩禁锢在身边,对14岁的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犯罪。

更为讽刺的是,这位鲍律师在13年还撰写过一篇文章,比较中美两国法律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更有网友指出,鲍律师钻了法律的空子:14岁以上的女孩就可算作“妇女”,不算儿童,在量刑时罪名就会大大削弱。

虽然《南风窗》的这篇报道一些地方有违新闻伦理,比如对“母亲与鲍某明如何结识”,“母亲为何要将女儿托付给他”等问题选择忽视,但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新闻很难不愤怒:

这个侵犯未成年的案件,简直是“现实版《洛丽塔》”,但我却不愿用这部文学解读,而是选择《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洛丽塔》的男主多少患有精神疾病,而鲍律师显然精神、思维正常,是道貌岸然的“真禽兽”。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台湾作家林奕含根据亲身经历写作的长篇小说,讲述了美丽的文学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李国华长期性侵,最终精神崩溃的故事。作品还没出版,她便死于抑郁症引起的自杀,导致抑郁症的正是被性侵的这段经历。

小说字字泣血,直直逼视主人公遭受侵害带来的痛苦,也印证了后记中的那句话:“任何有关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房思琪曾把她的遭遇当成别人的故事讲给父母听,父母却说这女孩这么小年纪就很“骚”。她只好对此闭口不言。

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在《南风窗》的报道中,女孩星星被养父性侵后流血不止,感到恐惧的她于是在网络上求助医生,医生给她的回复是:“你被性侵了。”

在这个案件中,可怜的星星连性的概念都还没有就被伤害了。事实上,所有的案件都不是孤例,还有千千万万的孩子还没来得及长大,人生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坏人。

我们的文化过于含蓄,习惯认为性是隐私,难登大雅之堂。可如果孩子的父母不能改变自己对于性的态度,在合适的年龄教育儿女,在一个人口如此庞大的国家中做到性教育的普及,实在太艰难。

你要告诉自己的孩子,来月经穿文胸不是羞耻,而是健康。告诉他们受到侵害时,绝对不是他们的错,是坏人太猖獗。

老实说,我太希望这样的变态只有他一个了,但没有需求就没有伤害,鲍某明是通过QQ空间中“送养女宝宝”的网友介绍认识这对母女的。那么这个网友中间人是谁?送养孩子的是不是不止这一个人?还会有其他的孩子受到侵害吗……这些问题,是亟需回答的。

恋童癖是不能用“恋爱自由”“存在即合理”洗白的,甚至恋童的淫秽视频也不应当传播。孩子们没有鉴别好坏、分辨是非的能力,却要因为成人的可怕私欲承担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或许有些恋童癖是天生的无法改变,但如果是因为家庭教育等后天影响才变成这样,就需要反思了。

强暴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它不是犯人一次性的侵害,身边人以及社会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也像温水煮青蛙,使人崩溃。

她们是邻居也是同龄人,友情亲密且复杂。少女们对爱情的向往移情到老师李国华身上,嫉妒便横亘在她们之间。

李国华侵犯了更美丽的房思琪,他担心思琪的好朋友怡婷会向父母告状,没想到怡婷丝毫没有意识到好友被侵犯,却以为思琪勾引老师,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她就下意识疏远。而思琪所承受的隐秘的痛苦,直到她在山中发疯被送入精神病院后,怡婷翻开她的日记才揭晓。

在韩国N号房新闻的报道中,引用了此前韩国女性政策研究院的一项调查:性侵案件中,不仅是身边人认为过错在于受害者自己,甚至有时连家长在遭受周遭人的异样眼光和议论后,也将指责的矛头对准受害者。

性犯罪给受害者造成的心理伤害,并不完全取决于犯罪事件本身,还取决于周围人的态度和做法。

我们可以懵懂,可以无知,可是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我们不应认为性犯罪案件离我们很远,很可能我们的不闻不问,就是压死受害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怡婷,你才十八岁,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你从未和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

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