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汕头惠顿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754-88738748

废止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是社会的容忍,还

TIME:2020-04-10 10:42 | VIEWS:

3月27日,李克强总理签署国务院令,废止在实践中不再适用的10部行政法规,其中包括《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社会广泛热议。热议当中有两种观点分歧较大,一种认为这是社会对卖淫嫖娼现象的容忍,一种认为这是中国法治的进步,那么究竟谁是谁非,还得一一道来。

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进程加快,国门大开,各种思潮泛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业已绝迹的卖淫嫖娼现象死灰复燃。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明确规定对卖淫嫖娼行为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改造。但是我们看到,这部法规的实施除了在当时起到一些积极成效后,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对卖淫嫖娼现象的“默认”,以及公安机关在实操中的“宽容”,越来越缺乏实际意义。

特别是社会上大量存在的“包二奶”“养小三”现象,反倒使卖淫嫖娼仿佛找到了“存在理由”。人们都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卖淫嫖娼是金钱交换,而“包二奶”“养小三”也是金钱交换,所不同的是,卖淫嫖娼是卖淫者与多人发生关系而多次收取金钱,而“包二奶”“养小三”则是被包养者与一人(或相对固定的人)发生关系而一次性(或分期)收取金钱,其实两者在本质上并没有多大区别。所以,有人就认为,一次服务一次付费的卖淫嫖娼社会危害性肯定是有的,而长期保养长期付费的“包二奶”“养小三”的社会危害性其实更大。

可是现实情况却是,卖淫嫖娼是违法的,要拘留,要收容教育;而“包二奶”“养小三”是道德问题,只能任由社会谴责去了。很显然,这样的逻辑会让社会公众觉得我们的法律存在道义上的瑕疵,从而在思想上对卖淫嫖娼现象不再那么坚决抵制甚至还滋生了些许宽容。因此,当废止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的消息发出后,许多人就觉得国家顺应了社会呼声。

说废止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是中国法治的进步,主要是一些法律界人士的观点。在他们看来,当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规定,“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而我国《立法法》又明确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因此,授权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并不包括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等事项。但是在后来制定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中,对卖淫嫖娼者要执行“期限为6个月至2年” 收容教育。

更引起争议的是,在实际操作中,没有经过法庭审判,仅由公安机关单独决定,就能对卖淫嫖娼人员采取收容教育措施,限制公民人身自由。这样的行政措施虽不具有强制之名,但其“强度”和“烈度”远超过20天以内的治安处罚,堪比管制、拘役等轻刑,完全可以视为变相监禁。所以,不论是修正或废止与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实现下位法与上位法的统一,还是保障公民权利不受侵犯,都是我国法治建设的又一重大进步。

当然,废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不代表卖淫嫖娼合法化。卖淫嫖娼仍然是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的违法行为。因为无论是否废除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卖淫嫖娼都是违法行为,不仅有违社会伦理道德,还构成违法犯罪,因此社会公众应当保持应有理性,合理规范自身的行为,才不会陷入道德和法律的泥沼。

文章写到最后,突然想起了演员黄海波,他可能是名人中最后一个因嫖娼被收容六个月的人,不知他是否知道国家现在已经废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吗?